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ag8亚游官网手机版|注册频道 >> 文化抚顺 >> 琥珀文苑 >> 正文
ag平台代理|官方网站

黄韬:看鸡说鸡

来源:抚顺ag8亚游官网手机版|注册网 2019/5/10 10:49:20  作者:黄韬 编辑:李丹  
[导读]:提起鸡,我和乡下人一样,有唠不完的嗑。人们常说六畜马为大,其实论关系鸡与人的关系最近。过去居住条件较差的农村晚间普遍把鸡圈在自家厨房里,即使家境稍好点的在室外有鸡舍,也都是砌在窗前房檐下。

  四月,听说作协十四组赴兰山乡采风安排参观养鸡场,由于和鸡有着特殊的情感,我第一时间报名。

  提起鸡,我和乡下人一样,有唠不完的嗑。人们常说六畜马为大,其实论关系鸡与人的关系最近。过去居住条件较差的农村晚间普遍把鸡圈在自家厨房里,即使家境稍好点的在室外有鸡舍,也都是砌在窗前房檐下。老子的理想世界“鸡犬之声相闻”,没有鸡狗难成家,鸡是乡间农户难舍难分的成员。

  中华民族信奉十二生肖,如果仔细研究会发现,鼠、虎、兔、龙、蛇和猴,有的虚无缥缈,有的是动物界里的精英,有的令人望而生畏,也有的与人相安无事,还有的可危害四方,只有鸡与众不同,民间将鸡视为避邪除害的吉祥物,公鸡司晨报晓,母鸡贡献高营养的鲜蛋, 鸡世世代代与人和平相处,是人们生产生活的好伴侣。

(图片选自网络)

  我喜爱小鸡,是缘于儿时母亲常叨咕的一段往事。解放前,姥姥家养了两只母鸡,每天都下蛋,家里有很多小难事,都是这些鸡蛋解决的。有一天国民党的军队路过,无缘无故闯进院子抓正在下蛋的母鸡,姥姥听见鸡惊叫声跑出来,不但没有讨到说法,还挨了一枪托。姥姥为此窝囊患了病。所以小时候看电影,银幕上出现国民党兵、日本鬼子我就大声喊“打死他”。上小学,语文课上听老师朗诵《半夜鸡叫》,我突然站起来问老师周扒皮家住在哪,挥动拳头要去找他算账。心里恨透了地主,有时对地主家庭出身的同学都冷眼相待。

  我们家养了几只鸡,捉蚂蚱,捏毛毛虫、挖蚯蚓,捡草籽成了我第二作业。那时只要我推开自家小院门,不用呼唤,小鸡纷纷跑过来,抬着头看着我。听母鸡“咯咯哒,咯咯哒”的欢叫声,胜过优美的歌曲,每次从鸡窝掏出还热乎的鲜蛋,贴在脸上不停地亲。我闲着没有事时总喜欢围着着鸡转,一天看不见鸡,心里就觉得少点东西似的。

  鸡是我们家的大功臣。铅笔用没了,母亲兜着鸡蛋去供销社,我生病了,母亲蒸一碗鸡蛋羹。七十年代末,父亲和母亲在自家院子里盖了三间鸡舍,第二年春节前,母亲拎回来电饭煲,父亲抱回来大彩电,几年后我家盖了新瓦房。从此我更加喜爱鸡。给鸡喂饲料、清扫鸡粪、收集鲜蛋,只要我能做的事,都主动去做。父亲每天从田地回来,先到鸡舍溜一遍。春节,进城总是挑选几幅“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”之类的春联。母亲即使熬了大半夜,初一那天必定早早出屋看天气。如果天气好,高兴得转身回来告诉父亲:今天是鸡日,天上没有一点云彩,地上又没有风,今年肯定“收鸡”,等待天气暖和了一定要早点孵鸡雏。

  回城参加工作进了工厂那个“围城”,不能像母亲那样在家里养几只鸡了,我也不相信农历初一的天空的灵气,不过,情不自禁地顺手推开窗,观察一番天气状况还是我每年初一起床后的第一习惯动作。

  也许是心灵相通的缘故,4月20日走进东洲区兰山乡,参观兰山村友腾牧业养殖有限公司现代化养鸡场,不但天气好,日子也好:正值节气“谷雨”,“谷雨”是个好节气,“雨生百谷”有了百谷,鸡就不用担心饿肚子了,我推测养鸡场里的鸡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下了旅游中巴放眼四周,群山环抱着新建的养鸡场,一栋栋宽敞明亮乳白色鸡舍,排满了小山沟。生产配套设施先进、智能的养殖设备,饮水、喂料、控温、消毒、集蛋、清粪全过程自动化。鸡舍里群鸡涌动,鸡舍外村民各负其责,有条不紊。

  没有阔气的办公室,没有扩音器,村党支部书记刘宽友,一位普通的农村汉子,身着平日常穿的衣服,站在不久前才平整出的小院子向我们介绍他们的鸡场,娓娓述说一路走来的艰辛。

  一个现有农户405户,人口仅有1501人,立项初期就是现代化的,生产配套设施采用先进、智能的养殖设备,饮水、喂料、控温、消毒、集蛋、清粪全过程自动化。投资必须1600万元才能建成,困难之多、风险之大可想而知。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,没有风雨同舟精神的团队,没有敢于拼搏的勇气是办不到的。然而,兰山村办到了,刘宽友办到了。

  他,普普通通的兰乡人,他,没长三头六臂,凭的是什么?凭的是党支部成员发扬战争年代“跟我上”的革命精神,率先投资,党员紧跟。靠的是全体村民对党支部的信任,同心协力。2018年6月10日开工,短短180天即竣工,刘宽友吃住在工地,家近咫尺却很少回家。几个月廋了16斤肉图的是啥?他图的是村集体经济快点壮大,图的是低保户、弱势群体有可靠的经济来源,图的是要彰显社会主义的优越性,图的是为中国共产党增光添彩。

  此时想起我们家的大公鸡每天四处转悠,寻到事物从不舍得自己吃,两只爪不停地挠地,嘴无休止地“咯咯咯!咯咯咯!”召唤母鸡。别人家的狗或猫闯进我们家院子里,公鸡羽毛都竖起来,冲过去拼命地用嘴去叨。我想起西汉初期的韩婴在《韩诗外传》中赞扬鸡有“五德”:“头戴冠者,文也;足搏距者,武也;敌在前敢斗者,勇也;见食相呼者,仁也;守夜不失时者,信也。”我眼前的刘书记及党支部委员们岂仅有我家公鸡的品格,他们的德岂止是五个!

  站在鸡场,西边小河畔,栋栋新楼房依山耸立,眼前鸡场内村民各自忙碌着。刘书记信心满满地表示,项目一定会如期达标,那时集体收入将增收100万元,将解决35—40多人就业,将……。他和党员们计划明年还将……,还将……

  我痴情地望着眼前的汉子,心里琢磨着那黝黑的脸、宽阔的胸里还隐藏着多少个“还将”!

  网上有一幅唐伯虎的《画鸡》,一只健硕的雄鸡挺胸昂首,头上有一个鲜红的鸡冠,两片红色的冠髓,脖子上厚厚的羽毛白中透黄,身上的羽毛光滑透亮,十根黑色靓丽的尾巴,绚丽夺目,挺拔的身子底下还藏了敦实的双腿。可谓器宇轩昂,顶天立地。画中题诗:“头上红冠不用裁,满身雪白走将来。平生不敢轻言语,一叫千门万户开。” 这时我在想,如果有美术天赋,一定临摹一幅送给这位书记同志。

分享到:

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